• <em id="2rrqe"></em><rp id="2rrqe"></rp>
  • <dd id="2rrqe"><pre id="2rrqe"></pre></dd>
    1. 自貢尚美彩燈

      四川自貢尚美彩燈自貢尚美彩燈自貢尚美彩燈尚美彩燈公司
      您的位置:尚美彩燈網站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 自貢做彩燈的公司如此多造就了彩燈工人的工資居高不下

      自貢做彩燈的公司如此多造就了彩燈工人的工資居高不下

      自貢做彩燈的公司如此多造就了彩燈工人的工資居高不下

      有人說南國燈城的土特產要么是恐龍要么是鹽巴,再要么就是彩燈了。為啥這樣說呢?因為自貢大三絕就是恐龍、鹽巴、彩燈。自貢彩燈經過半個世紀的發展,自貢做彩燈的公司已經上千家有余,他們分布在全國、甚至在全世界做彩燈。正因為自貢做彩燈的公司多如千家,在每年的行業消費旺季才造成了自貢的彩燈工人緊缺的局面,由此而來的工資也居高不下。

      早在2008年左右,自貢彩燈行業的工人就比其他行業的工人工資高出一倍有余,盡管那個時候自貢做彩燈的公司才幾十家,但在自貢老百姓心頭就有了凡是做彩燈的師傅,都是高收入人群的概念。在那些年,自貢的彩燈工人絕大多數都是按照站算彩燈工資。

      那什么是站?

      就是做彩燈的工人師傅離開自貢本地外出一個地方做一站彩燈的這段時間就是所謂的一站。不管是30天還是20天,還是25天,甚至是十多天,反正工人師傅出門前明確告知要做多久,做彩燈的公司與工人達成一致的工資意見,用現在的話說就是買斷,這段時間都屬于這個獨有的彩燈制作項目,做完項目彩燈公司按照約定給付彩燈工人工資。常規情況先,都是25天一站。在2008年的時候,彩燈制作工人的工資大概在4500左右,25天工期。但全國的平均工資也不過1800-2000元左右。但到了2022年,自貢做彩燈的公司已突破千余家,人才需求更加旺盛,每到春節用工旺季,自貢彩燈工人師傅的工資25天算已經萬元起步,高的能達到6萬一站,如此多的彩燈制作公司造就了如今的工資居高不下。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正因為工資高,那些年學習彩燈制作的人才越來越多,也正是那些年的快速發展,自貢彩燈制作行業的工人師傅與日增多,為后來的自貢彩燈產業化發展打下了堅實的人才基礎。

      外出做工的彩燈美工,高收入彩燈制作師傅

      外出做工的彩燈美工,高收入彩燈制作師傅

      其實,做彩燈的工人工資看起來是比較高,但實際上算下來并不算高。原因主要有:

      其一,每天勞動時間長,幾乎是12-15個小時左右,在每一站的彩燈制作工期內,每天必須要在早上7:30開工作業,除了吃飯,晚上幾乎都是10:00左右休息,有時工期緊張,熬夜通宵的也不在少數。所以,單個工時算下來,工資并不高,但工人師傅拿到手的錢成坨,做啥事都更有信心,盡管艱辛勞苦。

      其二,能吃苦做彩燈的工人師傅,都是具有一定行業造詣的師傅,彩燈技藝的學成并不是一時半會兒的功夫,也是需要較多的實踐操作和努力學習的。能堅持學習彩燈制作技術的師傅,一般情況下都能其他行業里掌握獨門絕技,工資收入大致也相當,并不會是因為彩燈才是工資高收入群體。記得有個姓羅的彩燈師傅,平時在行業淡季,自己靠裝修做泥工的,因為自己的興趣轉行做了彩燈造型,他說他的收入并沒有多收入多少,泥工師傅也是很吃香的手藝活,工資收入絲毫不比做彩燈低。

      到現在,彩燈制作公司早已突破千余家,在用工季節,一天一個工價,居高不下的工資讓彩燈企業苦不堪言。甚至到了年底,已經到了自貢做彩燈的公司還要先找到彩燈工人師傅才敢接單的局面。究其主要原因,還是因為行業發展過于迅速,彩燈技術人才難以跟進,自貢做彩燈的公司如此多才造就了彩燈工人的工資居高不下。



      原文網址,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lmasafe.com/smcd/newsdetail.asp?id=1053
      文章關鍵詞:自貢做彩燈的公司,彩燈制作公司
      上一篇:彩燈制作公司是彩燈民俗文化傳承的主力軍
      下一篇:花燈或者彩燈的LED燈泡一般用哪種?
      尚美彩燈精彩案例:

      請點擊查看更多彩燈、燈會的精彩視頻
      相關內容:
      訂購花燈
      燈妹帶您去網站首頁
      到頂部
      大型燈會燈光
      節項目咨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彩燈來圖加
      工定做咨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工藝宮燈燈
      謎燈籠咨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掃二維碼加微信 掃二維碼加微信
      到底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